太监的阉割技术,阉官至六品

日期: 2020-01-11 01:26 浏览次数 :

本文摘自《历史新知网上的李莲英》作者:纪连海 中国民主法治出版社

在中国,有专门为想当太监者作阉割手术的行家,人称“刀子匠”。“刀子匠”没有固定的薪俸,但都是政府认可的专家。“刀子匠”的职业就是制造太监。每个刀子匠都收有数名徒弟,而且这些徒弟都是与其师傅同一家族的亲戚。刀子匠的职业、技艺都在本家族内部世代沿袭相传,一般不传给外人。 普通“刀子匠”的手术费是每阉割一名太监六两白银,负责到完全治好。可是接受阉割的人往往都是穷人,大多数没有现银,因此要有担保人,手术费可以事后补交,但无论怎样,没有担保人,“刀子匠”是决不肯动手的。 在清朝末年的都城北京阉割制造太监的行业中,有两家垄断大户:南长街会计司胡同的“毕五”和地安门内方砖胡同的“小刀刘”。 有的记载说,这两家的家主都是清朝的七品官,还有的说“小刀刘”是六品顶戴。他们每个季度给总管内务府送去净好身的成品小太监40名,每年共4次160名小太监,这是他们的职业。 给准备当太监的小孩子净身一类的“手续”,全部由“毕五”和“小刀刘”他们两家包办了。他们积有多年的经验,而且有一套完整的设备。加上技术高超、手段干净利落,使被阉割者的伤亡率很低。 因此,当时想把孩子送到宫里当太监的人,首先要到毕家或刘家去“挂舀子”,也就是报名。然后经过一连串审查,看相貌,听言谈,试伶俐劲儿等全套的检查。直到他们认为合格以后才能收留下这些孩子。 当然,李连英毕竟不同于旁人,由于有沈兰玉关照,他可不需要报名、审查。 据清代笔记《宸垣杂识》记载,愿意净身入宫做太监的人,必须要由有地位的太监援引,然后凭证人立下“婚书”,把自己当成“女人”那样“嫁”到皇宫里。其中的关键是订立生死文书,并需请上三老四少作为证明人,写明系自愿净身,生死不论,免得将来出麻烦吃官司。费用自然是要收取的,一般要交上十两八两不等的银子。穷人家大都拿不出,便要立下契约,等孩子进了宫,发迹后再逐月回扣。月份少,利息大,如进宫混得不好,这笔债要一二十年才能还得清。上述这些也需要在文书上写明白。 还有两样东西是必须带着的,一是送给“刀子匠”的礼物,一般是一个猪头或一只鸡,外加一瓶酒。二是手术期间所用的物品,包括30斤米、几篓玉米棒、几担芝麻秸及半刀窗户纸。 其中,米是净身者一个月的口粮,玉米棒烧炕保暖用,芝麻秸烧成灰后用来垫炕,窗户纸则用来糊窗子,以免手术后受风。“刀子匠”要准备两个新鲜的猪苦胆、臭大麻汤和麦秆。猪苦胆有消肿止痛的作用,手术后敷在伤口处; 臭大麻汤的功用很多,手术前喝一碗让人迷糊,起麻醉作用,手术后再喝,让手术者泻肚,以减轻小便的排泄量,保证手术成功;麦秆的功用不言自明,即手术后插入尿道。 然后,选上一个好日子最好在春末夏初,气温不高不低,没有苍蝇蚊子,因为手术后约一个月下身不能穿衣服。选好了日子之后,要把净身者关在房间里。 那房间必须密不透风,让净身者先清理粪便,然后锁在房里。在这段禁闭期间,www.lishixinzhi.com绝对不能饮食,免得有排泄的秽物沾染手术后的创口,致使伤口恶化,危及生命。 之所以要密不透风,也是为了净身者的安全。这样,经过三四天之后,才能让“刀子匠”进行实施手术的准备工作。 手术前,操刀者先要问:“你是自愿净身吗?”受割者说:“是。” 又问:“假如你反悔,现在还来得及!”答道:“决不后悔。” 又问:“那么你断子绝孙,可和我毫无干系吧?”答道:“毫无干系!” 例行话问完,担任介绍人的太监,把《自愿阉割书》循例地再念一遍。在此期间,如果被阉割者表现得不愿意甚至有丝毫犹豫,“刀子匠”都必须立刻松绑,挥手让欲被阉割者自行离去。如果其态度坚决,就开始动手术。 被手术的人被蒙上眼睛,脱尽衣裤,采用半卧姿势仰倒在床位上,手脚像一个“大”字被绑得结结实实。助手将他的下腹及双股上部用白布扎紧、固定。 还需有助手抓牢他的头、肩、膊,压着他的腰为的是防止他因痛极拼命、流血过多而呜呼哀哉,另外的人则用“热胡椒汤”把被阉割的部位清洗、消毒。 手术刀是一种呈镰状弯曲的利刃,使用时通常并没有特别的消毒措施,在火上烤一下,便算是消毒了。然后,主刀者即用手术刀进行切除手术。手术完成后,由两名“刀子匠”搀扶被手术的人在房里缓行两三个时辰后,才允许躺卧。 手术后3天内不准喝水,据说由于干渴和伤痛,其间必须忍受非常的痛苦。 3天过后才能大功告成。手术做完后,伤口即使能快长好也不能让它快长好,而要故意偎脓长肉,这样伤口才能平复。净身与疗养前后需100天左右。 当然,李连英毕竟不同于旁人,由于有沈兰玉的关照,李连英是可以直接上手术台的。“小刀刘”给李连英做的手术也是非常顺利的。手术成功后,李连英回家疗养了一段时间。这段时间多长呢?他是怎样度过的呢?他的妈妈是怎样想的呢? 根据《宫女谈往录》的记载,手术成功后,李连英回家疗养了一年时间。这是李连英的妈妈最苦最累的一年,也是和李连英谈话最多的一年。妈妈几乎都是含着泪教李连英怎样为人,怎样处世。妈妈告诫李连英:打人一拳,防人一脚的事,千万不能干;自己吃饱了,也要想着别人。但行好事,苍天不会辜负好心人的;不修这一世,要修你的来世等等。 另外,还有一种被称为“特殊佣妇”的太监制造专家。 有些父亲如果决定自己的儿子长大后做太监的话,孩子还在襁褓时,便特意雇请一个“特殊佣妇”来“照看”孩子。 “特殊佣妇”兼擅一种特别手术,即轻巧地搓揉婴儿的小睾丸,每天3次,每次用力捏到婴儿痛楚啼哭为止,并且慢慢增加力量,这样,渐渐地破坏他的生殖机能,长大后绝不产生生命的元素。 因此,经过这种残忍的手法后,孩子的生殖器便渐渐萎缩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慢慢地显出女性特征,没有喉结,双乳突出,臀部隆起,声音尖锐,行动扭捏,变成了太监的模样。 当然,也有另外的一些办法:有些穷苦人家,付不起或者舍不得6两白银的阉割手术费,就干脆大胆蛮干,自己动手阉割。 清末有名的大太监小德张就是个典型例子。 当然,这样做的结果能够像小德张一样成名的很少。 这些年纪在10岁左右的孩子被送进宫里,充当“童监”和“孩监”,那些俊秀的孩子常常得到后妃和贵人的喜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