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七大奇事之胡适与小脚女人江冬秀的婚姻

日期: 2020-01-13 06:06 浏览次数 :

西装教授 与 女人江冬秀的婚姻,被称为 七大奇事之一。张爱玲对这样的奇事很好奇,就去胡教授家探望,回来后说:「他太太带点安徽口音,端丽的圆脸上看得出当年的模样,两手交握著站在当地,态度有点生涩。我想她也许有些地方永远是适之先生的学生。使我立刻想起读到的关于他们旧式婚姻罕有的幸福的例子。」 的老家安徽绩溪上庄与江冬秀的老家安徽旌德江村只隔着一座大山,两家沾亲带故。有一年,江冬秀的母亲到绩溪旺川 的姑婆家看「太子会」时,一眼便看中了眉清目秀的胡适。于是,拉着胡适的姑婆说,一定要把自己的女儿江冬秀许配给胡适。虽然胡、江两家都算是官宦人家,但当时胡家己经败落,而江家仍然旺盛,再加上江冬秀比胡适大一岁,因此,胡家本不想结这门亲。可江家都己经托本家叔叔上门来说亲了,胡家不好再拒;另外,算命先生算出两人八字相合,说是最宜婚配,由是,胡家便应承了这门亲事。 订婚后,胡适先去上海,后又去美国读书。开始,他还与江冬秀通过几封信,随着时间的推移,信是越来越少,而谣言却在江村和上庄越传越多,说是胡适娶了外国的洋婆娘,不会回来了。江冬秀坐不住了,也顾不得没过门媳妇的脸面,有事没事就到上庄胡家来,帮婆婆做家务。江冬秀的苦心得到了胡母的激赏。她左一封信右一封信的催胡适回来结婚。胡适虽然实在不想结这个婚,但却是个守孝道的人,为了不让母亲大人失望,他以一种「舍身」的精神,在二十七岁那年回到了安徽。这年冬天,胡适和江冬秀结婚了。胡适在新房门上自嘲地贴了一副对联:上联:「三十夜大月亮」,下联:「二十七老新郎」。在时兴早婚的徽州,二十七岁的新郎就算老的了,而二十八岁的新娘,就是老得不能再老的老新娘了。 婚后,江冬秀侍奉公婆,孝顺得体。虽然她很能忍,但也绝非老实可欺。属虎的她,终于将属兔的胡适管得一生都没有了脾气。 1918年冬,江冬秀从老家来到北平与胡适共同生活。一个小脚女人,大字不识几个,从乡下来到京城,还走进了文人堆里,照理说应该怯懦,或者说畏畏缩缩才是,但江冬秀却没有,她反而以一个女主人的姿态与京城的一帮子作家教授打交道,她不造作,不虚伪,完全以本色示人,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。 1923年秋,胡适到杭州疗养,江冬秀不放心胡适的起居生活,特意写了一封错别字连篇的信给表妹曹诚英,托她帮忙照顾一下表哥的生活。曹诚英是她与胡适结婚时的伴娘,此时正在杭州读书。让江冬英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,杭州的风花雪月让表哥和表妹掉进了西湖的温柔乡里,「问世间情为何物?直教人生死相许。」两人瞒着她,做了一对要死要活的鸳鸯蝴蝶。 江冬秀得知此事后,终于发威了。胡适刚回家,她便一声「虎啸」般断喝,把毫无准备的胡适吓懵了。到底是知识分子反应快,回过神来,当即抵赖,死不认账,并做出一脸无辜的样子,说是冤枉好人。江冬秀也横了脸,说:「半斤鸭子四两嘴,你至今还嘴硬,你诚心要娶你表妹,就将我娘儿俩先杀了。」她手里正抱着哭得小脸通红的儿子。胡适这时也犯了强脾气:「别拿死呀活的吓唬人,有本事你就……」话还没说完,只见江冬秀从桌案上抓起一把裁纸刀,高举过头对着儿子:「不如我先杀了他再自杀,省得我娘儿几个碍着人家讨小老婆。」胡适顿时吓得脸都变了色,大喊:「冬秀,你可别胡来!冬秀,你别乱来呀!」江冬秀哭着说:「就让我娘儿俩死给你看。」早有家佣过来一把抢走了裁纸刀,可江冬秀并不罢休,又抓起一把剪刀朝胡适扔了过去,剪刀差一点戳伤了胡适的脸,这一吓,让胡教授好生胆寒,就差跪地叫姑奶奶了。 虽然经此一劫,胡适与曹诚英并未就此收心,他们仍保持着通信联系。尽管他们刻意避著江冬秀,但曹诚英的一封信,还是不知为何落到了江冬秀手里,信中说:「我们在这个时期通信,很要留心……糜哥,在这里让我喊你一声亲爱的,以后我将规矩地说话了。」江冬秀听人念著,简直气疯了。她将胡教授从床上拎了起来,打开大门,面对四合院里的左邻右舍,大喊大叫:「……你这个大学者大文豪像什么话,人前人五人六的,背地里拈花惹草,吃著碗里的,霸著锅里的。你让大家评评理,这么肉麻的信是人写的么?」弄得胡适脸上青一阵紫一阵。 江冬秀并没有就此放过曹诚英。后来,曹诚英在四川谈了个男朋友,有一次,江冬秀在麻将桌上正好碰到了那个男朋友的表姐,她便将曹诚英骂了个狗血喷头,表姐赶紧回家叫表弟退了婚。曹诚英受不了这个打击,跑到峨眉山要去做尼姑…… 江冬秀的大名和胡教授怕老婆的「新闻」,就这样同时传了出去。那些在家受气的太太们,纷纷来请她拿主意。梁实秋为了娶新派小姐,要与元配程季淑离婚,程季淑哭着来找江冬秀。江氏拍案而起,鼓励程氏打官司,还自愿出庭作证,最终梁实秋败诉。此案轰动京华,江冬秀的名气一时不让大学者胡适。 当时的北大校长蒋梦麟,离了元配太太后,准备迎娶陶曾谷女士,特意邀请胡适做证婚人。江冬秀知道了,死活不让胡适去,并说:「你要是去证这个婚,你就别想回来。」胡适苦苦恳求说:「我亲口答应了,我不去作证,他们就结不成婚。」江冬秀板著脸说:「结不成才好呢!这个婚根本就不该结。」胡适也涎著脸说:「哎,人家是离了婚才结婚的,又不犯法,怎么就不该结了?」江冬秀说:「哪有这样的事,离了老的讨小的,个个都这样,这不是黑了天了?别人怎样我管不著,我就是不让你去。」说著趁胡适不注意,从衣裳口袋里掏出钥匙,啪嗒一声锁上大门,自顾自的到别人家打麻将去了。眼看大婚的时间己到,胡博士急得直跳脚,来到窗口,爬了半天也爬不出去。幸亏一个家佣发现了,从窗口跳了进来,托著胡博士的屁股,好不容易才从窗口弄了出去。江冬秀知道后,不但罚佣人一天不许吃饭,也罚胡教授两天不准回家。胡教授只好在办公室打地铺。 胡适离开中国后,在美国做了几年寓公。那时,他不拿工资,境况不好,江冬秀却仍然天天沉迷于麻将桌上,碰到「四缺一」,麻将打不成,胡适就到处打电话,替江冬秀找「麻友」。有老朋友骂他没出息,被 女人管成这样。江冬秀却理直气壮地说:「他一个大教授,现在不挣钱,家里一应开销全靠我牌桌上的收入,我要是不打麻将,他就要饿肚子。」 几十年夫妻做下来,属兔的堂堂大教授胡适,就是这样被属虎的小脚女人江冬秀管得服服帖帖的。而江冬秀的脾气到老也没有改。1962年2月,胡适突发心脏病去世。江冬秀一个人平静地生活到八十五岁,在台湾无疾而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