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国人物雷薄简介

日期: 2020-01-14 15:24 浏览次数 :

ag亚游平台官网,三国人物

中文名:雷薄

国籍:东汉

民族:汉族

职业:大将

重要业绩:突击兵败的袁术,争夺玉帛

人物出处:《三国演义》

性别:男

雷薄人物阅历

第十五回

太史慈酣斗小霸王 孙伯符大战严白虎

孙策分拨将士,守把遍地隘口,一面写表申奏朝廷;一面交友曹操,一面使人致书与袁术取玉玺。却说袁术暗有称帝之心,乃回书推托不还;急聚长史杨大将,都督张勋、纪灵、桥蕤,大将雷薄、陈兰三十余人协商,曰:“孙策借我军马起事,本日尽得江东地面;乃不思基础,而反来索玺,殊为无礼。当以何策图之?”长史杨大将曰:“孙策据长江之险,兵精粮广,未可图也。今领先伐刘备,以报前日无故相攻之恨,然后图取孙策未迟。某献一计,使备刻期就擒。”恰是:不去江东图豺狼,却来徐郡斗蛟龙。

第十六回

吕奉先射戟辕门曹孟德败师淯水

却说杨大将献计欲攻刘备。袁术曰:“计将安出?”大将曰:“刘备军屯小沛,固然易取,奈吕布虎踞徐州,上次许他金帛粮马,至今未与,恐其助备;今当使人送与食粮,以结其心,使其按兵不动,则刘备可擒。先擒刘备,后图吕布,徐州可得也。”术喜,便具粟二十万斛,令韩胤赍密书往见吕布。吕布甚喜,重待韩胤。胤回告袁术,术遂遣纪灵为大将,雷薄、陈兰为副将,统兵数万,打击小沛。

第十七回

袁公路大起七军 曹孟德齐集三将

(历史

却说袁术在淮南,地广粮多,又有孙策所质玉玺,遂思僭称帝号;大会群下议曰:“昔汉高祖不外泗上一亭长,而有世界;今积年四百,气数已尽,海内鼎沸。吾家四世三公,庶民所归;吾效应天顺人,正位九五。尔世人认为何如?”主簿阎象曰:“弗成。昔周后稷积德累功,至于文王,三分世界有其二,犹以服事殷。明公门第虽贵,未如有周之盛;汉室虽微,未若殷纣之暴也。此事决弗成行。”术怒曰:“吾袁姓出于陈。陈乃大舜以后。以土承火,正应其运。又谶云:代汉者,当涂高也。吾字公路,正应其谶。又有传国玉玺。若不为君,背天道也。吾意已决,多言者斩!”遂建号仲氏,立台省等官,乘龙凤辇,祀南北郊,立冯方女为后,立子为东宫。因命使催取吕布之女为东宫妃,却闻布已将韩胤解赴许都,为曹操所斩,乃震怒;遂拜张勋为大将军,管辖雄师二十余万,分七路征徐州:第一路大将张勋居中,第二路大将桥蕤居左,第三路大将陈纪居右,第四路副将雷薄居左,第五路副将陈兰居右,第六路降将韩暹居左,第七路降将杨奉居右。各领手下健将,刻期起行。命兖州刺史金尚为太尉,监运七路赋税。尚不从,术杀之。以纪灵为七路都救应使。术自引军三万,使李丰、梁刚、乐就为催进使,策应七路之兵。

吕布使人密查得张勋一军从大途径取徐州,桥蕤一军取小沛,陈纪一军取沂都,雷薄一军取琅琊,陈兰一军取碣石,韩暹一军取下邳,杨奉一军取浚山:七路军马,日行五十里,于路抢掠未来。乃急召众谋士协商,陈宫与陈珪父子俱至。陈宫曰:“徐州之祸,乃陈珪父子所招,媚朝廷以求爵禄,本日移祸于将军。可斩二人之头献袁术,其军自退。”布听其言,即命擒下陈珪、陈登。陈登大笑曰:“何如是之懦也?吾观七路之兵,如七堆腐草,何足介意!”布曰:“汝如有计破敌、免汝极刑。”陈登曰:“将军若用老汉之言,徐州可保无虞。”布曰:“试言之。”登曰:“术兵虽众,皆乌合之师,素不知己;我以正兵守之,出奇兵胜之,无不胜利。更有一计,不止保安徐州,并可活捉袁术。”布曰:“计将安出?”登曰:“韩暹、杨奉乃汉旧臣,因惧曹操而走,无家可依,暂归袁术;术必轻之,彼亦不乐为术用。若凭尺书结为内应,更连刘备为外合,必擒袁术矣。”布曰:“汝须亲到韩暹、杨奉处下书。”陈登许诺。布乃宣布上许都,并致书与豫州,然后令陈登引数骑,先于下邳道上候韩暹。暹退引兵至,下寨毕,登入见。暹问曰:“汝乃吕布之人,来此何关?”登笑曰:“某为大汉公卿,何谓吕布之人?若将军者,向为汉臣,今乃为叛贼之臣,使往日关中保驾之功,子虚乌有,窃为将军不取也。且袁术性最多疑,将军后必为其所害。今不早图,悔之无及!”暹叹曰:“吾欲归汉,恨无门耳。”登乃出布书。暹览书毕曰:“吾已知之。公先回。吾与杨将军反戈击之。但看火起为号,温侯以兵响应可也。”登辞暹,急报答吕布。

布乃分兵五路,高顺引一军进小沛,敌桥蕤;陈宫引一军进沂都,敌陈纪;张辽、臧霸引一军出琅琊,敌雷薄;宋宪、魏续引一军出碣石,敌陈兰;吕布自引一军出大道,敌张勋。各领军一万,余者守城。吕布出城三十里下寨。张勋军到,料敌吕布不外,且退二十里屯住,待四下兵策应。

第二十一回

曹操煮酒论好汉 关公赚城斩车胄

却说玄德正行之间,只见背面尘头骤起,谓关、张曰:“此必曹兵追至也。”遂下了营寨,令关、张各执军火,立于双方。许褚至,见严兵整甲,乃上马入营见玄德。玄德曰:“公来此何关?”褚曰:“奉丞相命,特请将军归去,别有协商。”玄德曰:“将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。吾面过君,又蒙丞相钧语。今别无他议,公可速回,为我禀覆丞相。”许褚覃思:“丞相与他一直交好,今番又未曾教我来厮杀,只得将他言语回答,另候裁夺便了。”遂辞了玄德,领兵而回。回见曹操,备述玄德之言。操犹豫未决。程昱、郭嘉曰:“备不肯回兵,可知其心变矣。”操曰:“我有朱灵、路昭二人在彼,料玄德一定敢心变。况我既遣之,何可复悔?”遂不复追玄德。后人有诗叹玄德曰:“束兵秣马去渐渐,心念天言衣带中。撞破铁笼逃豺狼,顿开金锁走蛟龙。”却说马腾见玄德已去,边报又急,亦回西凉州去了。玄德兵至徐州,刺史车胄出迎。公宴毕,孙乾、糜竺等都来拜见。玄德回家探视老少,一面差人密查袁术。探子报答:“袁术奢靡太甚,雷薄、陈兰皆投嵩山去了。术势甚衰,乃作书让帝号于袁绍。绍命人召术,术乃摒挡人马、宫禁御用之物,先到徐州来。”玄德知袁术将至,乃引关、张、朱灵、路昭五万军出,正迎着前锋纪灵至。张飞更不打话,直取纪灵。斗无十合,张飞大喝一声,刺纪灵于马下,败军驱驰。袁术自引军来斗。玄德分兵三路:朱灵、路昭在左,关、张在右,玄德自引兵居中,与术相见,在门旗下叱骂曰:“汝反逆不道,吾今奉明诏前来讨汝!汝当束手受降,免你罪犯。”袁术骂曰:“织席编屦小辈,安敢轻我!”麾兵赶来。玄德暂退,让阁下两路军杀出。杀得术军尸横遍野,血流成渠;兵卒流亡,弗成胜计。又被嵩山雷薄、陈兰劫去赋税草料。欲回寿春,又被群盗所袭,只得住于江亭。止有一千余众,皆老弱之辈。时当盛暑,食粮尽绝,只剩麦三十斛,分配军士。家人无食,多有饿死者。术嫌饭粗,不克不及下咽,乃命庖人取蜜水止渴。庖人曰:“止有血水,安有蜜水!”术坐于床上,大呼一声,倒于地下,吐血斗余而死。时建安四年六月也。后人有诗曰:汉末兵器起四方,无故袁术太放肆,不思累世为公相,便欲孤身作帝王。强横枉夸传国玺,骄奢妄说应天祥。渴思蜜水无由得,独卧空床呕血亡。”袁术已死,侄袁胤将灵榇及老婆奔庐江来,被徐璆尽杀之。璆夺得玉玺,赴许都献于曹操。操大喜,封徐璆为高陵太守。此时玉玺归操。

雷薄进场集数

第十五回 太史慈酣斗小霸王 孙伯符大战严白虎

第十六回 吕奉先射戟辕门曹孟德败师淯水

第十七回 袁公路大起七军曹孟德齐集三将

第二十一回 曹操煮酒论好汉关公赚城斩车胄

雷薄史乘纪录

出自

《后汉书》卷七十五 刘焉袁术吕布传记第六十五

内容

术虽矜名尚奇,而天分骄肆,尊己陵物。及窃伪号,淫侈滋甚,媵御数百,无不兼罗纨,厌梁肉,自下饥困,莫之简恤。因而资实空尽,不克不及自主。四年夏,乃烧宫室,奔其部曲陈简、雷薄于灊山。复为简等所拒,遂大困穷,士卒散走。忧懑不知所为,遂归帝号于绍,曰:"禄去汉室久矣,世界提挈,政在家门。豪雄比赛,支解疆宇。此与周末七国无异,唯强者兼之耳。袁氏授命当王,符瑞炳然。今君具有四州,人户百万,以强则莫与争大,以位则无所比高。曹操虽欲扶衰奖微,安能续绝运,起已灭乎!谨归大命,君其兴之。"绍阴然其计。

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,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